对话

作者:陈文轩发布时间:2021-07-20
编者按:漫步在小区里,戴着耳机,听着最爱的古典音乐,感到异常享受,而朋友则戴着蓝牙耳机,听着改编过现代的古典音乐。随着音乐的节拍... 觉得《对话》写得不错,就继续阅读吧!

<对话>篇一

漫步在小区里,戴着耳机,听着最爱的古典音乐,感到异常享受,而朋友则戴着蓝牙耳机,听着改编过现代的古典音乐。随着音乐的节拍律动着,不时引来大家的注意。
我看到这一幕,立马捅了捅她,并马上把她的耳机拽了下来,顺手拉她到草坪边的长椅上坐下。
她不解地问:我好端端地听古典音乐,你为什么要拉我坐下?我示意她把她听的曲子给我看,噢,原来她正在听现代版《费加罗的婚礼》。噢,不,听这首曲子时颠覆了我对古典音乐的看法。在我的脑海里,古典音乐是很高雅的,坐在音乐厅里听交响乐团的演奏,是很陶醉于其中的。但是现在,耳朵里面却全是电子合成器的怪声。唉,古典音乐啊,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看我沉思不语,便说:你看,现在在音乐会上也有好多艺术家在演奏插电的乐器,比如佳,她就在拉电子小提琴。但是这些都不是琴最本质的声音呀!我辩解道。你看,云也在弹作文奏电钢琴,他不也是一位大师吗?可是古典就是古典,用最娴熟的技法来演奏最天然的乐器,电子是无法取代的。我已无力辩解,只求她能听懂我说的话。
回想起来,所谓的那些插电版古典音乐,听起来完全不能理解作曲家背后想表达的意思,但是真正的古典音乐却不同。因为在曲中,我可以随着悠扬的旋律慢慢想象。时光倒流,一切回归到古典时期的欧洲。在宫廷里为女王演奏的小莫扎特脸上自信的微笑,在琴房里不知谱了几天几夜的年轻的海顿的意气风发,在失聪后的贝多芬所爆发的要扼住命运的咽喉的咆哮..这些在现代音乐里是无法体现出来的。那些改编者,改编了作者的初衷。
我于是慢慢地思考,在当今社会上,多少人在听电音,多少人在为他们所追的明星痴狂。但是,古典终究是古典,虽然他们不为大多数人所知,但在我心中,它,就是永恒!
一场对话,看似简单,但是其中蕴涵深厚的道理。

<对话>篇二

夜深了,合上《撒哈拉沙漠的故事》,我信步走向窗边,冥想着她苦苦寻找的爱究竟是什么,顿首望向天边,那轮皓月正悬于天际。
月光之下,我静静地想着,几十年前,这抹月光也曾映照过她所走过的每寸土地,温柔过她所写过的天涯海角。若是能与她倾谈,解读这未知的爱恋,那么..忽然间,有一个声音在向我低语,诉说着似曾相识的箴言: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流浪..
映着如洗的月光,她向我走来,诉说着温柔,诉说着恬淡,我听着,看着,望着岁月在她脸上留下的永久的痕迹,注视着她那深邃,多情,神秘的双眸,幽幽地答到:我懂,你的执着,坚强,温柔与寂寞,却不懂,那颗追爱的心。
我的确是一个执着的人,自小时候学了地理,知道有了撒哈拉这个地方,就决定要亲自去那里。我静静地听着这已耳熟于心的一切,那份依恋,在大漠之中,在天高地阔之下,却是那样的高大,胜于一切。
这是你的心愿,去你爱的地方。她淡淡的苦笑,拂去夜风吹过飘零的乱发,爱过的地方经历后,却还是在寻找爱。那又为何?遇到荷西后不是有了真正的爱吗?但失去荷西时,我才发现,那份寻找与等待却是冥冥之中台北家中灵魂的依托,浪迹天涯也是为了给自作文己的心灵安家。
如绵的灿烂闪耀在窗前,她又淡淡的笑着,你知道吗?那守望的天使?天使?世上是有天使的,天使们常常独自流泪,因为他们太爱守护的孩子了,每一双翅膀都要守护着孩子,直到他们执意要离开。在离别之际,天使们会静静的站在窗边,凝望着孩子们远去的背影,最终,消失不见。天使们会默默的流泪,因为他们此生,只爱这个孩子。做这种天使很苦,但他们却认为这是最幸福的工作。
我沉默良久,蓦然忆起昨夜与父母的争吵,无情的言语从我口中脱落,滑伤他们的心尖..刹那间,泪水盈满双眸,我想着,悔着,问出了明知答案却又迟迟不愿说出的问题:这守望的天使,便是我们的父母吗?
我漠然的望着她,脸上滑落忧伤,她最后一次紧紧握住我的手,然后缓缓松开。我依恋着,目送她远去。耳畔响起那空明之声:追随自己的心灵,要带着天使的爱,即使无法走遍世界,心也会旅行很远。
滑过天际的明星闪耀在尽头,忽又冉冉升起最耀眼的一颗,她的光辉闪耀在我身旁,在人生旅途的前方指引我成长。
爱是源于这里。我指指自己的心,最后一次答复着疑问。守护我的天使,再也不会让她守望,在深夜的对话中,我找到了爱,一份让生命变得美丽,来自天使最初衷的爱。

<对话>篇三

奶奶家楼下的石阶儿上,常坐着一位年迈的老头儿,手提一壶茶,整个人看上去十分苍老又沧桑。但只要你对上他那双眼呀,半点儿浑浊不见,有的只是清明而透彻的双瞳,笑意轻扬。
去年放暑假又回到奶奶家,果不其然遇上了他。只见他一手扬起茶壶,一手拿着茶杯。哗哗水声落下,转眼间几杯茶已沏好。爷爷好。我朝他打了声招呼。哟,妮子回来了,来尝尝爷爷刚泡的茶,特香!他边说边递给我一杯滚烫的热茶,我应了声并用双手接住,这是什么茶啊?我素不懂茶,更不必说品茶,便随口问了句。这可是爷爷自己种的茶,可不能告诉你。他一脸神秘地说。我撇撇嘴,抿了口茶。烫死我啦!您怎么喝这么热的茶啊?我惊呼道。孩子啊,这热茶热人肺腑,不正是咱这儿热闹的日子嘛!热热热!他见我似懂非懂,便呵呵一笑,手里轻摇着蒲扇,继续喝着那杯滚烫的茶。
第二天,我去海边散步回来,又碰上了他。这次他都已经泡好了。哇,突然不远处的一个两三岁的孩子哭了。她的妈妈一边看着自家的烧烤摊,一边还得哄着孩子,忙得路边的行人都不禁想帮她一把。妮子,来喝吧。好嘞。我回过神来应了一声一饮而尽。爷爷,这茶怎么又是凉的作文了?这还能喝出味吗?哈哈,你这丫头,这凉茶沁人心脾,不如热的时候香却独有份苦涩。不正是咱们的生活,哪有尽是享福的时候啊?那是不易又艰辛啊!涩涩涩!这可有意思!这茶可真讲究!咱的生活不也如此吗?他冲我笑笑,从石桌上又递给我一杯茶,尝尝。怎么又一杯?我疑惑的喝了一口,温的!这杯茶啊,不烫不凉,温润渴,就是咱的生活,咂么着平凡普通却处处显得不平凡。这茶语即人生之语啊。他有些愣神般望向来来往往的人。
我被震住了,是什么样的人才会有如此深的感悟?听奶奶说,他是个奇怪的老头儿,以前在前街开了个茶馆,后来因为盖高楼被拆了,他几次三番的抗议都无果而终,最后只能用补偿金在楼下西边买了块小地自己种茶..我仿佛看见他悠闲地倚在木桌上哼着江南小调,手执一扇,翘着腿,品着茶,好不惬意。现在在他的小茶园里又何尝不是?
我懂了,虽然茶馆不在了,但老人心中的茶在,我们的生活也依旧在。我们的生活就像一杯温度未知的茶,这其中竟是千百般滋味。
我走在回家的路上,不停回想这两次对话。这哪是一个孩子与爷爷的对话啊!这分明是一个茶人对茶和人生的透彻的感悟。在这茶中啊,藏着生活与远方。

<对话>篇四

一场对话,万千感悟融合、汇聚,我久久不能平静。
周末,与友人在老城区游览。眼前,一口老井,灰色的石块错杂交叠,歪歪斜斜倒在四周,石面上纹路凹凸,棱角坑坑洼洼,石缝间的杂草干枯发黄,似乎脆得会随时掉下,井中漆黑,卷携着尘土的昏沉之气。她用手拂过覆着的灰土,缓缓吹着停留在指尖的尘埃,头也不回:啊,这是历史的遗迹,多么深厚、久远。城中有这样一个历史遗迹供我们驻足,让我们亲自触碰,多好。
我皱皱眉,拉起正要坐在石块上的她:遗迹应该是被保护起来的吧,远远观之,才可油生敬意。
可是你听--她拉着我,俯下身,将头试探着伸进漆黑的井底,一只手伸开,用手掌轻轻拍拍井内厚实的井壁--井壁微颤,声音盘旋着,从很深的地方传来,打着转儿,波纹一圈圈排开,触碰到干涩的石壁,便更加粗哑地低鸣着,将深沉的旋律送入心房,心底敲击,奏响起悠远的古音。我震惊于这古井古音的深沉,原来在历史遗迹前亲临地竟能听出远古的回音。可是不加以封锁,人人都来,不就会将这么宝贵的遗迹破坏了吗?我握紧拳坚持着。你忘了那次?她打断了我。
思绪回到那年秋天,我与她在阳关古址前徘徊。夕阳的余晖映红了半个天边,几只大雁扇动翅膀,排队飞过,秋日独有的凄凉将眼前的古道封锁。黄土铺成的土路在尽头一拐,阳关古址凄凉,在眼前展现。石墙被侵作文蚀得已形迹模糊,砖瓦之间的黏土缺失了不少,城墫已矮,黄土漫漫。古址的影子被拉得老长。手指尖摸索在棕黄大地上,黄土粗粝的颗粒塞入指缝,只觉得土地这头与某个深远的角落相接,指尖触碰的竟是百年前阳关的繁华。
丝路驼铃悠悠,清脆铃声颇有节奏地揭开了当年作为交易往来处的面纱。着长衫的蓝眼波斯人,弹胡琴的北方胡人,长袍加身的中原使者聚于此处,胡歌、胡舞、陶器、丝绸。阳关的正上方,太阳的千丝万缕都映于大地,照射着繁荣与热闹。
却又关心起多少曾经如此繁华的地方如今又如何?敦煌古窟,多少佛经的珍藏所,虔诚佛士的朝拜处,如今却被围栏囚禁。圆明园雕花镂空的大水法外,驻足着多少被铁栅栏隔开的向往历史的人?一道栅栏,隔绝了历史与人类,万千遗迹就这样被禁锢在一个个囚笼当中,一切皆化作形式上的摆设。但又有那古寺外的老钟,被游客们的刀片刻画满留言,青铜的色彩与精致的雕花瞬时面目全非。老北京街巷的石狮,被万千游人之手摸过后,全失了威严的圆眼,有代表性的鬃毛。过于不重视,不去保护,遗迹也正被摧毁于人人之手,同样,将人与历史疏远。
眼前,古井依旧那么深沉,它完整的立于此,回响着历史的回音。正唯有这样,兼顾靠近与留存,才真正让人穿越百年,感受百年前的世界,才能让人明白历史的深厚与博大。
一场对话后,我久久不能平静。
相关推荐:
上一篇:因为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