痕迹

作者:邓超发布时间:2021-06-06
小编为你精选了《痕迹》优秀作文,内容如下:“一把剃刀留下的痕迹能有多深?拿得起一把剃刀的人,恐怕只有老平头儿一个人吧,何况他用惯了剃刀给别人剃头了。街角处,是老平头”继续查看全文吧!

<痕迹>篇一

一把剃刀留下的痕迹能有多深?
拿得起一把剃刀的人,恐怕只有老平头儿一个人吧,何况他用惯了剃刀给别人剃头了。
街角处,是老平头儿的店,这是一家和他一样老的店。店面只有一间,玻璃移门边的水泥墙上用红漆漆上了理发店三个字,许是漆的时候潦草了些,有漆沿着墙壁滑落,张牙舞爪的。店里只有两张理发椅,黑色的脊皮星星点点地脱落,弹出黄色海绵芯子。另外的便只有一个洗发池子和几面镜子,那镜子倒很是明亮,几乎不曾落了灰。
起初,老平头儿生意挺好,这把剃刀给人们头上留下的痕迹样式虽然不多,但却让街坊四邻都爱光顾。可近几年,各种美发沙龙开遍大街小巷,大家都渐渐淡忘了那把剃刀,那个老平头儿了,剃刀在人们心中的痕迹越来越淡。
可老平头儿舍不得他的剃刀,舍不得剃头这项老技术,这把剃刀带给他的不仅仅是收入,更是把他从小平头儿剃成了老平头儿,一剃刀一剃刀地刻深了他脸上的皱纹,花白了他的头发。所以,更多数时候,常能看见老平头儿搬着个小凳,坐在已经褪了色的红漆前面,闷头抽着烟,用布擦拭着他的剃刀。烟雾缭绕之中作文,那忽明忽现的火星子烫平了日子里波澜的苦楚,那布擦净了日子里的阴霾。
其实,并非老平头儿的手艺因年纪大而不好,相反,他的手艺让邻居们但凡是有了新生儿要剃头的都来找他,夸说:老平头儿的手艺我们放心呐!这时候老平头儿就会咧着他泛黄的老牙,憨憨地笑着,麻利地剃起了头。不多时,手将衣罩子一解开,在空中一扬,便是完工。不过,这时候又只剩下了老平头儿和他的剃刀了。
现如今,再次经过老平头儿的理发店,竟意外发现,原本已经褪色的红漆重又刷上了一遍,在阳光下闪着别样的光彩。玻璃移门上贴上了红底黑字的招学徒工的告示。老平头儿至今都没有放弃这门手艺,这把剃刀应该被传承下去。只是不知道是否会有一个像老平头儿一样的小平头儿出现?
一把剃刀留下的痕迹,于顾客,很浅很浅,浅到只是一种打理头发的方式或是一个发型,会被时间所淡忘。于老平头儿呢?很深很深吧,深到他一把剃刀一拿就是一辈子。可是,这样的痕迹,随着时代的潮流冲刷,慢慢淡去,剃刀在越来越少的人手中握着,不禁怅然。
一把剃刀的痕迹啊,深深浅浅。

<痕迹>篇二

又是在一个黄昏回到老家,夕阳余晖透过大榕树郁郁葱葱的绿叶将石墙染得斑驳。这里,曾有我年少不懂事留下的痕迹,哪怕现在早已荡然无存,可在我的脑海中它历久弥新,牵引着我的心绪..
年幼时暑假与奶奶同住,那时我可是附近的调皮蛋,总爱捉弄别人。
那日正值午后,太阳将大地烤得直冒烟,也令人心生烦躁。我摇着羽毛编成的扇子百无聊赖地坐在门槛上乘凉。
有鸭毛倘卖没..突然有个苍老而沙哑的女声打破了夏日的宁静。有哦。在柴房捆柴火的奶奶闻声而出,急急忙忙走出门挥手招呼那人进来。
迎面走来的是个饱经沧桑的老人家,火辣的太阳将她的皮肤晒得漆黑而干燥,皱巴巴的皮肤写满了岁月的痕迹,佝偻的背上背着鼓鼓的麻袋,几根鸭毛可笑地粘在稀疏的发髻。
坐在门前的我不情愿地让了让,随即滋生起一丝猥琐的优越感,趾高气昂地瞥了她一眼,心里琢磨着好好捉弄她一番。望着老人家和奶奶在厅堂转角消失的背影,我嗖地站了起来,走向那个大麻袋,解开原本就不紧的结,抬起脚用力一蹬,纷纷扬扬的羽毛在空中飞舞,在阳光下,它们熠熠生辉、绚烂多姿。这老人家一天不知走了多少路洒了多少汗水才收集的成果,就这样被一个乳臭未干的丫头给糟蹋了。
毛茸茸的作文羽毛缓缓落地,为这干枯的泥土增添亮色。想象着老人家出来后吃惊的表情,我幸灾乐祸地跑到大榕树后,等待她的出现。
走慢点哦,水再多喝几口。奶奶的声音逐渐清晰,老人家也一手提着鸭毛一手拿着杯子走了出来。望着满地的羽毛,她似乎有些不敢相信,怔了一会儿,枯瘦的手抖了抖,回头看了我奶奶一眼,欲言又止,什么也没说便弓着腰收拾起来。奶奶也出来帮她收拾这一地鸭毛,嘴里骂着:是哪个野孩子搞的,知道了非把他揍得做狗爬不可!老人家却息事宁人地说:算了,娃儿们都是淘气的。她似乎瞥见了躲在树后的我,却并不揭发我,但那含着失望又略带鄙夷的深邃目光刺得我不知所措。
这是向来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烦恼基础上的我所不曾遇到过的。我希望她生气,希望看到她跺脚骂人的有趣的一幕,然后我再嬉笑着挑衅着跑开。可是我的企图落空了。我感受到的是那双老眼的穿透力,有点难受,有点窒息,一点破坏后的成就感也没有。不堪的我终于从树后跑出来了,却始终欠老人家一句对不起。
辗转多年,再次回到老家却再也见不到被我捉弄的老人家和那满地雪白了。可他们却像一道挥之不去的痕迹烙印在我的心底,时刻提醒着我彼此尊重是多么重要,在我漫漫的岁月长河里暗自发光。

<痕迹>篇三

韶光暂留。爷爷的脸在日光灯下,不满的情绪透过那浑浊的镜片:你搬走桌子就不能多添一步,把台玻璃底下的纸片花儿都留下?爸爸甚是不耐烦,换张餐桌,把原来的弃掷,再简单不过的事,拘泥于不明原因的繁琐,实在浪费时间。
唉,那些好东西,都是想给孩子多看看的,能一天,是一天..我摊开掌心,看那漏网之鱼--许久前本该垫于桌下的。如此,便成了一去不返,留下的唯一痕迹。
将记忆从过往中翻出,同这张纸片一起,敝帚自珍地数过。
爷爷爱读报,每每叫他不应,定是入了迷。从小看他,一样的姿势,纱窗下,光晕支离破碎,尘埃轻舞,举着报一动不动,隐约闪烁在镜片后的情绪。
只是,不知从何时起,他多了一项工作。变戏法似的,塞给我一张纸片,定睛,原是从报纸上裁剪下的,嗅那表面的味儿,报纸独有的,古老,富有生机,仿若一位从民国翩然而来的故人,作文用浅浅的语调,念过寥寥,念过婉转。总是敷衍道:爷爷我回去有空再看。语罢欲塞入兜中的手被他止住:好文章啊好文章,不行,你得看,帮你压台玻璃底下,吃饭时随性看看总不浪费时间吧?日子汹涌地向前,光阴如棋子,落子的位越来越少,年岁越过越薄。
偶然撞见过爷爷裁剪,仿佛雕琢着的工匠,多一分阳光溅落到视野之上,亦是搅扰。好文章啊好文章,不能荒废了的。这样划着一道道线,咂嘴,兀自发笑。渐渐受他感染,奶奶也起了兴致,时不时压一张青少年如何保护视力,如此类,被爷爷发现,不过几天,便无处可寻。
爷爷的眼光不容置疑。沉浸于那灰白色的纸张,漫步走过烟雨笼罩,黄白交错的苍穹下,看尽更迭的人面,烟花破碎的世事。往往中途吃饭到一半,便凑近了玻璃,一心一念,不知身处何方。奶奶因此少不了责备爷爷,爷爷仍是那一副悠闲模样:不急,不急,看完再说。
这样的纵容,维持到此番爸爸的失误,经年累月,一瞬间化成云烟,就在目睹中,飘摇过头顶。
爷爷也爱惜报纸,却因为剪报,他那里剩余堆积着的,不再完整,残破不堪,与我这里留下的一张,便成为追寻那笔财富的痕迹。
可我知道不止于此,文字领我走过的河山,一条条纵横交错的路,编织,造就了回忆中的印痕,刻于血液。
那一张张纸片,成了过去。留下的痕迹,在身体中,却磨灭不尽,厚重的复古气息,老一辈的用心,使这痕迹壮大,生根发芽。
一念,百草生。
念那随风,本该沉潜的书香。

<痕迹>篇四

上次回乡,一到村口便觉得空荡荡的。走了几步,突然被白光晃了眼,凝神细看,才发现一个惨白的木桩。
我飞也似的奔回老屋,树呢?被砍了。被谁砍的?不知道。什么时候砍的?昨儿半夜。
我木然无语,慢慢踱回村口,俯身轻抚木桩,木头般僵硬地瘫坐在一旁的野草上。
散在地上的树枝树叶仍有翠意,儿时的我便是在层层叠叠的绿叶下乘凉的。那是,一片西瓜,我就可以在老树下呆一整天。一大块西瓜,一半进了肚子,一半糊在了嘴上漏到了地上。老树不会介意我弄脏它的地盘,自有蚂蚁清理。阳光从树缝中钻出,我便饶有兴致地看蚂蚁在摇曳的光斑下奔忙,然后在叶片间的沙沙声中沉沉睡去。
如今,零星的残枝残叶并不足以支持我的回忆。伐树人带走了大部分的枝叶,何尝不是带走了我的回忆?每一枝,每一叶都是我童年的痕啊。
我还记得那老树树干仰望而不可及的高耸,两人合抱的粗壮。我曾热衷于抓知了,用自制的黏胶,随手拾的木作文棒,却从未成功,黏胶都粘在了老树上。老树每每只是晃晃叶子,沙沙地同我嬉笑一番。我也会在树干上刻下身高,当上一个切口发黄时,我又会迫不及待地刻下新的一痕,刀子划下,雪白一条。老树会疼吗?我不知道,起码它从未抱怨过,只是抖抖叶子,陪我一起咯咯地笑。
眼前矮胖的木桩白得刺目。知了在哪里?小刀印在哪里?或许已经随了树干,做了别人家的木椅。
那样高大的老树,那样和气的老树,一枝,一叶,一树干,都是我童年的见证。每一次树下的小睡,每一次树上的冒险,都会在它高大的身躯上留下或多或少的痕迹。每一痕都值得追忆,每一痕都值得纪念,为什么一定要夺走我的童年呢?
我紧握着从前可望不可即如今却近在咫尺的细枝,我注视着从前只能倾听如今却一览无余的树心。我无奈,我遗憾,我愤恨,我叹息。我知道它现在不仅仅是我童年的痕了。见证过刀斧之锋利的老树,注定不再平凡。
那是人类亵渎自然的痕迹。

<痕迹>篇五

老屋门口的一片水泥地,是孩子最理想的画布。
捡一角碎红砖,招着喊来邻里的一堆小伙伴,一大群叽叽喳喳的人儿就笑闹着,在简简单单的空白水泥地上,天马行空地创作了。她画完喊我们一道跳房子,他又急着展示刚完成的飞机。红砖块在地上留下自由又快乐的痕迹,也将水泥地上奇异有趣的图景,都印在我们一群孩童的心里。
那会还有时不知画什么,就单持着小碎砖,从自家直直地画到邻家,间或突然一折,再回头痴痴地看地上橙红的带着些灰土却暖人心的那道痕迹。
此后一场大雨一淋,又会重新为我们清洗画布,让水泥地能呈现一个新的天地。在小时金铃儿般的笑声中,地上的印记就这样洗了又来。光怪陆离的图案激发着我们内心的快乐。上方一块小小的天上,能看到那群孩童没有拘束的想象,长了翅膀,扑棱棱地飞着、挤着。那是的世界很小,却又那么大,被砖痕涂满了明亮的色彩。
只是不知从何时开始,那痕迹渐渐少了。减为草草地数笔又慢慢消失,直到最后柏油代替了水泥,碎砖屑也无处作文找寻了。父母只是把我拘在家里:作业还没做完,快去。我只能怅然地瞥一眼窗外,看着对面窗前同样埋头动笔的伙伴,在书桌前坐下。
儿时的情景几乎全部被忘了,似乎没有人再想起那地面上的痕迹。听母亲说隔壁的孩子被送去哪儿补课,像个大人似的忙得连空儿都没有,也因此带上了眼睛,那孩子聪明是聪明,只是总觉得没了小时候那股子灵气,也平常了。
门前依旧是干干净净的空阔地面,空得给我一种漠然的感觉,像越来越大孩子的脸,只有疲惫的茫然。仅剩风从地面上卷过,却留不下丝毫的痕迹。我抬头看向空落落的天,那仅仅是天,没有奇特的飞机与斑斓的蝴蝶。该是多么大的一场雨,才将那可爱的红砖痕迹,一股脑儿冲刷得彻彻底底。
背后又传来母亲的声音,在外面空想了半天,该回去了。
水泥地上的痕迹随着时光的冲洗已没有了踪影,连带着那些自由的心也收起了翅膀,安安分分于各自事务里了。如今世界很大,却又那么小。
什么时候那砖红痕迹重新显现,天空里重有热闹的羽翅声呢?

<痕迹>篇六

我们诞生于这片星空之下,那么星空也会将我们每一个人铭记。
--题记
有人说每个人都有三次死亡。第一次是心脏停止跳动,生理特征全部消失,只留一具即将火化的肉体;第二次是当你的亲朋好友来参加你的葬礼,在堂院中流泪哀悼,悲恸不已;第三次则是所有人都将你遗忘,这才是真正的死亡。
可我不惧,也不信。总有人将你铭记。
如今走过十几年的春夏秋冬,步入高中。每日披着朝霞离开家,随着清风与花香到达学校。朝每一位老师问好微笑,扶着车穿梭过小道。原本崭新的黑板上如今已满是划痕,一笔一画是书写的痕迹,记录着师长的付出与学生们的辛苦,将在三年时间中见证着孩子们步步成长。
金秋十月,桂子飘香,我们迎来了激动人心的运动会。在绿色的草地上,砖红色的跑道中,蔚蓝的天空之下,少年们在阳光下肆意奔跑,汗水挥洒在空中,奋力争夺。而我们则挥臂呐喊,为他们献上最真挚的祝福。冲过终点,无论名次如何,这些肆意奔跑的人将是我们最大的荣耀。相机将此时此刻拍下,保存完好。而作文我心中,也将其铭记,永不忘却。
我们渐渐成长,已经历了十多个岁月。而父母则悄悄老去,偶尔听父母谈起我儿时,欢声不断。说我小时候颇为骄横,却都讨大人喜欢,不是这人牵,便是那人抱,有时还要闹着坐父亲肩膀上。牵我小手最久最紧的,便是母亲。直到现在同我过马路时,还是握紧我的手,眉眼满是担心与爱护。
这一牵,便从小牵到大,从春牵到秋,甚至有可能从黑发牵到白头。
父母是永远不会忘记我们的,母亲怀胎十月,父亲满怀期待,终于迎接到了我们。而后将我们悉心照顾,将我们养育成人,其中心血与辛苦我不敢想象,只是坚信,我们是父母最大的期望,我们是父母最惦念,是父母心中最深的印记。
近日无意间看过这样一句话你身体里的每一个原子都来自一颗爆炸了的恒星,形成你左手的原子可能与右手来自不同的恒星。这是我在所知物理学中最富有诗意的东西,你的一切都是星辰。
我们从这片星空诞生,经历人间风雨,留下无数痕迹。我们于这片星空死亡,最后成为原子,星空将我们铭记。
相关推荐:
上一篇:以自己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