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光

作者:赵飞翔发布时间:2021-05-27
内容简介:若天压我,劈开那天..那个老人挥舞着手中的小棍,手中的孙悟空便在荧幕上顾盼神飞,嚣张跋扈。橙黄色的灯光从他泛白的鬓角,从... 如果觉得《灯光》内容还不错,记得分享哦!

<灯光>篇一

若天压我,劈开那天..那个老人挥舞着手中的小棍,手中的孙悟空便在荧幕上顾盼神飞,嚣张跋扈。橙黄色的灯光从他泛白的鬓角,从他打满补丁的衣服,从他苍劲有力的大手中射出。台下只我一人,为这灯火热泪盈眶。
这算不上正正经经的皮影戏,但却是小时候孩子们的童话。沉沉的夜色里,抓上一把奶糖坐在一起,看着荧幕上或是欢欣或是悲壮的画面翻飞跳跃,一灯如豆里听着那个老人阴阳怪气地学着戏本中的腔调,觉得天地之间仿佛只剩我与那灯影幢幢,糖在口中融化消失也不自知。
那迷蒙夜色中的灯光,架起了我一个又一个的梦想。
我一直觉得光所带给人的惊喜感并非明媚,而是暗影。而灯光又与其他自然光不同,那浓重的颗粒感带给我的并非阳刚或是柔美,而是一种倔强与固执。
老人演皮影戏的家伙什常常是最吸引孩童注意的。演罢,我们便齐聚老人的小屋,摆弄各式剪纸。昏暗的灯光下,我们便是那神气活现的神仙,追跑打闹。老人作文也不担心自己的宝贝被弄坏,只是憨憨地笑着,那时他的眼中还有英气,那时他的鬓角还是乌黑..
后来啊,就是小众手工艺术最通常的结局。从小剧院每周三场到一场再到一月一次都观众寥寥,老人也由最初的风靡到提着箱子走街串巷维持生计。再见时他的眼中开始乌浊,也不见有灯光从他的鬓角射出。
但一开启荧幕上的灯,就仿佛重新回到了那个意气风发的他,认真地摆放好道具,从沐浴在那束光下时又开始重新闪光。
我至今还记得那奶糖的味道,那糖在口中偷偷化掉而不自知的失落感,只是隐约记得齿颊生香,在一场场的皮影戏下内心一点都不慌忙,那暖暖的灯光里,便透着一股甜香。
灯光向来是被看作与天光相违背的人类发明,没有阳光的温暖,没有月光的皎洁,却也因此没有烈日炎炎下祥子的豆大如注,没有月下老杜的苦吟,它的质朴与深情像极了那场戏,像极了那个老人。
那光牵引着暗夜中的过客与来人,在泪眼朦胧里,向着我,招魂。

<灯光>篇二

王家卫的《花样年华》中,周慕云跟苏丽珍说:如果有多一张船票,你会不会跟我走。朦胧的灯光打在她脸上,却照不亮她的心。她未走。
王家卫的电影总是让人想起幽湿的小巷、昏暗的灯光,所表达的主题也是一种人们情感中的逃避与拒绝。这些形形色色的人物正是现代人的一种缩影,灯光只会拉长他们的影子而无法照亮他们的心房。
就像《阿飞正传》中的阿飞,无论是无脚鸟的寓言还是精确到分秒的搭讪方式,都是对现实的逃避与拒绝,他始终无法敞开心扉,调亮心灵的灯光。
逃避、拒绝与等待都是无用的。这些人总是无法接受现实,无法亮起心中的灯光。他们喜欢在原地痴痴地等待,以为所等的人和事终有一天会到来,可结果现实而残酷,这些东西越来越远,再也不会回来了。
这是香港城市一种无根文化的体现。现代人因为生活的压力,现实的严峻而导致精神上的无根。精神上的无根所以人们选择逃避现实,选择了拒绝,也选择了不在黑暗中亮起灯光。
生活当然没有你作文想象中的那么好,但也不会像你想象的那么糟。有时可能一句话就让你泪流满面,有时咬咬牙也发现走了很长的一段路。接受和面对是很重要的。就像灯光对于漆黑的城市那样重要。
试想,明明多了一张船票,接受了多好;明明可以勇敢地去面对生活,为何要如此懦弱。调亮心中的灯光,敞开心扉去接受又有何不可。
有一代人,他们总是不愿碰触打开灯光的开关,他们像巨婴一样活在这个世上,因为他们觉得,选择接受,便是选择了责任与压力,所以在大海中漂泊着,从不曾有过生活,从未懂得过现实的意义。
如果你永远无法拿出勇气去跨越打开灯光的那个障碍,你要清楚,没有人来替你负责,没有人为你挥霍买单,你只能自己承受最后那个毫无意义的结果。
雨果说过,有了物质,那是生存;有了精神,那才是生活。把缺失的精神在现实中找回了,打开心中的灯光,去接受和面对。如果有多一张船票,你一定要去。
最后用加缪的话鼓励一下自己,尽管世界黑暗,偏要尽情燃烧。

<灯光>篇三

咔嗒,桔黄色的光迎头洒下。爸,灯亮了!我朝父亲的方向兴奋地叫着。只见父亲敏捷地跳下凳子,回头浅笑,眼里盛满暖暖的光。
小时候,家里并不宽裕,仅有三间平房,而厨房是我与父母交流最多的地方。,厨房的灯是老式的白炽灯,发出桔黄色的光,当然,也老是坏。
父母那时候上白天班,所以,我们一家人总能在晚上一起吃顿饭,聊聊天,昏黄的灯光下是他们含笑的温情眼眸。那时,这间透着黄光、盛满欢声笑语的小屋便是我温暖的归宿。
后来,我们住进了楼房,餐厅的灯是长筒荧光灯。灯一开,光线直直地射下来,照得屋子亮堂堂的,可我总觉得有些刺眼,也有点冰冷。
上了初中,因为路途的遥远我寄宿在学校。宿舍的灯和家里一样,啪的一声就亮了。每次放月假,家里总会有一桌我在学校无法吃到的妈妈做的饭菜。当我狼吞虎咽起来的时候,总会有一个人打破这份自在。慢点儿吃,米粒沾嘴上了,女孩子家家的..父亲又开始唠叨了。自从我上了初中,记忆里那个温情而柔和的男人像变了样,变得爱管我,变得爱皱眉头,变得冷漠了,就像头顶上的荧光灯。
说说,最近生活怎么样,学习怎么样。一成不变的对话,要好好学习,不能懒,拿出你学体育的劲儿我也不愁你了..我用筷子无意识地拨了拨碗里的米,只觉得头顶的灯光白得晃眼,白得心凉。
大包小包地拎回了校,耳边又响起了临走前父亲说的话,望着眼前空空的宿舍,洁白的瓷砖发射着沁凉的光,晃得眼睛发酸,便又开始想念那个小屋了。
上了高中我就没再寄宿,而是每天骑车回家,远远的我就能看到熟作文悉的屋子,一开门便是母亲关切的面容,紧接着便是一阵扑鼻的香气。深吸一口,家的温暖就驱散了满身的疲惫。
好吃!我一边快速地咀嚼一边含糊地夸赞着。慢点儿吃,没人跟你抢。有人说着便盛了碗排骨汤放到我面前,我鼓着腮帮望去便像定住一般,那人是父亲。他没唠叨我的吃相,还温声细语地给我盛汤,我没发烧吧?细细地吧唧下嘴,今天的饭菜不像平常,偏清淡了,我瞄了一眼父亲,那满脸的得意让我生出一个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念头,爸,饭菜,你做的啊?父亲忙不停点头,白炽灯下的我明摆地吓着了,胸腔里却好像有什么破土而出,带着欣喜与胆怯仰望内心。
后来,我连回家吃的顿顿饭菜都被父亲包揽也不惊讶了。我曾旁敲侧击问过父亲对我的态度,他说,可能人年纪大了,心态也变了,从前严格是想我快点长大,现在看见我越来越大了反而想对我好。最后轻叹一声,姑娘终究要离开的呀。
我之后经常会咀嚼这些话,或许明白,或许不明白,但我隐隐约约意识到那个温情柔和的男人要回来了。我和父亲的感情日益加深,可能早该如此了,如今终于到了。
一天晚上,父亲带我去看装修好的新家。灯一例是LED。一开灯,满室白光,但不刺眼,细看竟是灯罩做了磨砂处理。啪的一声,眼前忽然一片黑暗,我心里一慌,转头看向父亲,还未开口,灯又亮了。桔黄色的光毫无征兆地洒下,带着似曾相识的温度。我愣愣地看着父亲,看着柔和的光跳跃在他已有些斑白的鬓角,慢慢晕开了记忆。
父亲还是那样,只是他老了,倦了,岁月的沟壑刻上眉间,可他眼里满是暖色的光,温情如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