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在我心底的味道

作者:刘兴环发布时间:2021-07-20
导语:总有一种味道,留在我心底。  阳光斜斜地射进屋中,柔柔地映在书桌上。我慎重地打开了尘封已久的日记,回忆我笔尖下的味道。 ...如果《留在我心底的味道》写得很棒,记得常关注哦!

<留在我心底的味道>篇一

总有一种味道,留在我心底。  阳光斜斜地射进屋中,柔柔地映在书桌上。我慎重地打开了尘封已久的日记,回忆我笔尖下的味道。  在儿时,千日红茶几乎是我对外祖母的全部记忆。外祖母生活在偏僻的乡村,连绵的群山,葱郁的红树林以及慈祥的老人,这是乡村的风景。  几年前再次来到外祖母的农院,砖头砌的围墙陈旧而高大,院子里有两条流浪狗,一把躺椅和一丛千日红。千日红由许多小片的粉色花瓣环成一个球形,生着细长的枝节,还与蒲公英有些相似。外祖母热情地将我领进屋中,沏上了一杯千日红茶。白色的茶具很朴素,有依稀的裂痕,茶水表面还漂浮着几片细小的粉色花瓣,轻轻抿一口,只感味淡微甜,隐隐的花香细柔甜美,随之呼出的气息萦绕于鼻尖久而挥之不去,沁人心脾。千日红茶如一条清脆的小溪流进我的心底。那一日,3月15日,我用新买的日记本记录下那时那景。  骄阳似火的夏至,太阳一出来就扫尽了清晨晶莹的露珠,地面像着了火似的发烫,而这却是外祖母口中的“好天气”。外祖母将摘下后洗净的千日红花瓣分散地平铺,外祖母吩咐我隔几个小时便出来瞧瞧,可我却几乎是每隔半个小时便来观察花瓣的形状。它由饱满舒张的样子渐渐打了卷成了蔫蔫的样子。些许是阳光过于强烈的缘故,那天夜里,我眼睛烧灼般疼痛。我写下,那一日,6月21日。  冬至,本该是吃汤圆的时候,我却因为咳嗽而忌口。站在小阁楼的窗边,透过玻璃仿佛可以看见几片细小的雪花从眼前,在院子只能看见千日红光秃秃的枝节。外祖母端来了千日红茶,说是可以治咳嗽。在寒冷的同时带它以我几分温馨与缠绵。虽然它的味道不再新鲜,却似春风般一丝丝滋润我的喉咙,好似这是自好的良药。不久,我的病就痊愈了。那一日,12月22日。  合上日记,同时锁上尘封已久的记忆。或许滋味已淡,却留下那心底的味道。  作者:雷迅

<留在我心底的味道>篇二

总有一种味道,留在我心底。  阳光斜斜地射进屋中,柔柔地映在书桌上。我慎重地打开了尘封已久的日记,回忆我笔尖下的味道。  在儿时,千日红茶几乎是我对外祖母的全部记忆。外祖母生活在偏僻的乡村,连绵的群山,葱郁的红树林以及慈祥的老人,这是乡村的风景。  几年前再次来到外祖母的农院,砖头砌的围墙陈旧而高大,院子里有两条流浪狗,一把躺椅和一丛千日红。千日红由许多小片的粉色花瓣环成一个球形,生着细长的枝节,还与蒲公英有些相似。外祖母热情地将我领进屋中,沏上了一杯千日红茶。白色的茶具很朴素,有依稀的裂痕,茶水表面还漂浮着几片细小的粉色花瓣,轻轻抿一口,只感味淡微甜,隐隐的花香细柔甜美,随之呼出的气息萦绕于鼻尖久而挥之不去,沁人心脾。千日红茶如一条清脆的小溪流进我的心底。那一日,3月15日,我用新买的日记本记录下那时那景。  骄阳似火的夏至,太阳一出来就扫尽了清晨晶莹的露珠,地面像着了火似的发烫,而这却是外祖母口中的“好天气”。外祖母将摘下后洗净的千日红花瓣分散地平铺,外祖母吩咐我隔几个小时便出来瞧瞧,可我却几乎是每隔半个小时便来观察花瓣的形状。它由饱满舒张的样子渐渐打了卷成了蔫蔫的样子。些许是阳光过于强烈的缘故,那天夜里,我眼睛烧灼般疼痛。我写下,那一日,6月21日。  冬至,本该是吃汤圆的时候,我却因为咳嗽而忌口。站在小阁楼的窗边,透过玻璃仿佛可以看见几片细小的雪花从眼前,在院子只能看见千日红光秃秃的枝节。外祖母端来了千日红茶,说是可以治咳嗽。在寒冷的同时带它以我几分温馨与缠绵。虽然它的味道不再新鲜,却似春风般一丝丝滋润我的喉咙,好似这是自好的良药。不久,我的病就痊愈了。那一日,12月22日。  合上日记,同时锁上尘封已久的记忆。或许滋味已淡,却留下那心底的味道。

<留在我心底的味道>篇三

总有一种味道,留在我心底。  阳光斜斜地射进屋中,柔柔地映在书桌上。我慎重地打开了尘封已久的日记,回忆我笔尖下的味道。在儿时,千日红茶几乎是我对外祖母的全部记忆。外祖母生活在偏僻的乡村,连绵的群山,葱郁的红树林以及慈祥的老人,这是乡村的风景。  几年前再次来到外祖母的农院,砖头砌的围墙陈旧而高大,院子里有两条流浪狗,一把躺椅和一丛千日红。千日红由许多小片的粉色花瓣环成一个球形,生着细长的枝节,还与蒲公英有些相似。外祖母热情地将我领进屋中,沏上了一杯千日红茶。白色的茶具很朴素,有依稀的裂痕,茶水表面还漂浮着几片细小的粉色花瓣,轻轻抿一口,只感味淡微甜,隐隐的花香细柔甜美,随之呼出的气息萦绕于鼻尖久而挥之不去,沁人心脾。千日红茶如一条清脆的小溪流进我的心底。那一日,3月15日,我用新买的日记本记录下那时那景。骄阳似火的夏至,太阳一出来就扫尽了清晨晶莹的露珠,地面像着了火似的发烫,而这却是外祖母口中的“好天气”。外祖母将摘下后洗净的千日红花瓣分散地平铺,外祖母吩咐我隔几个小时便出来瞧瞧,可我却几乎是每隔半个小时便来观察花瓣的形状。它由饱满舒张的样子渐渐打了卷成了蔫蔫的样子。些许是阳光过于强烈的缘故,那天夜里,我眼睛烧灼般疼痛。我写下,那一日,6月21日。  冬至,本该是吃汤圆的时候,我却因为咳嗽而忌口。站在小阁楼的窗边,透过玻璃仿佛可以看见几片细小的雪花从眼前,在院子只能看见千日红光秃秃的枝节。外祖母端来了千日红茶,说是可以治咳嗽。在寒冷的同时带它以我几分温馨与缠绵。虽然它的味道不再新鲜,却似春风般一丝丝滋润我的喉咙,好似这是自好的良药。不久,我的病就痊愈了。那一日,12月22日。  合上日记,同时锁上尘封已久的记忆。或许滋味已淡,却留下那心底的味道。
相关推荐:
上一篇: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