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鸟

作者:龙璨禄发布时间:2021-07-20
编者按:刚才专注地听他弹奏,我几乎没留意到凌风已经在我不知觉的时候悄悄走开。  眼前弹吉他的人,从花坛边缘站起身来,在路灯照耀的... 觉得《白鸟》写得不错,就继续阅读吧!

<白鸟>篇一

刚才专注地听他弹奏,我几乎没留意到凌风已经在我不知觉的时候悄悄走开。
  眼前弹吉他的人,从花坛边缘站起身来,在路灯照耀的方向,我第一次看清楚了那张脸,和琴声一样的优美柔和。
  他是我和那些同学一起吃喝的小酒馆里给我们上菜的人、
  在最昏暗的光线里,眼睛的光亮仍然如同雨后夜空的流星一样闪亮。
  “你就是刚才那群学生里喝的最疯的女生吧?现在的学生还真可以”
  如果是学校里的男生这样对我说话,我大概会扬起嘴角丢给他一个讽刺的笑,然后再十分客气的告诉他其实他说的大谬不然、
  但面对他。
  我短时间愣了一下,然后竭力按照平常口吻说:“你管的着吗?我爱喝多少是我的事,你这样在夜里游荡,我还要尽量提防你呢,谁知道你是不是好人”。
  “在夜里游荡的又不止我一个,你和你那帮同学不也是在游荡吗?如果我是坏人,你还能站在这里,盯着我半天都不跑开?你就是这样提防坏人的?”
  他嘴边隐约微笑,说话神情满脸的不在乎,我却没办法报以同样的轻松自然,停顿了一会儿才说:“你年级也不大,别摆出一副教训人的样子来,我看你和我差不多也是找个借口,瞒着父母偷偷出来疯一下的,对不对?”
  问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我心里有些得意,他和我应该也差不多吧。高一:蒋家敏

<白鸟>篇二

仓皇的弹奏声飘荡在耳边,突兀还带着些许苍凉。
  顺着音乐的轨迹看过去,坐在花坛边缘的人怀里抱着吉他,手指在琴弦上悠然滑过,唤起一连串涟漪,在空旷宁静的夏夜里一圈圈地自由飘散。
  我的眼睛,也随着涟漪回归圆心的节奏把视线移向他轻轻挥动的手指。
  我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弹吉他。简单的曲调,奏响从来没有听到过的温润和哀伤。
  一如在午夜酣睡里所听到的乐曲,冷冷地缓缓地流淌。
  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从来没有抬一下头,也始终没有终止弹奏。混杂在耳边的除了琴声还有凌晨时分的风吹过树梢的沙沙声,还有自己轻轻的呼吸和心跳声。
  节奏渐渐高亢激扬,他的侧脸也因为节奏的变化而微微转向我的方向,和琴身配合的丝丝入扣。
  轻松潇洒地昭示着恰到好处的温柔。
  和他的眼光一对上,那目光如星光一样。
  尾音在夏夜里洒落,如凉风在星光下流淌。高一:蒋家敏

<白鸟>篇三

我叫姚菲,是一个刚刚结束了三年初中,中考成绩还没下来的女生。
  在中考最后一门完结的那天,我和同学们一起疲倦又疯狂地从考场出来,那种脚步简直是在逃跑。大门外阳光蓬然,是刹那刺痛眼睛的亮。
  晚上去小餐馆。
  为什么要去?谁也说不清楚。
  不怎么明亮的光线里,平时特别冷静的脸,现在不是在大笑就是约略有些泪光。
  在保持清醒的最后,看到服务生把啤酒端上来,身材瘦弱如树的人。
  坐在我对面的男生,叫凌风,长长的头发在眼前晃荡,黑眼睛明亮。
  他是班里成绩最好的,这次报考了本地分数最高的学校,没人怀疑过他会被录取。他撑着身体坐起来,我跟着他穿过蜿蜒小巷,脚步踉跄。
  巷口路灯静默。
  他拦住我,在横穿马路的斑马线上,站在随时可能有车开过的危险地方。
  我使劲拉他,他借着酒劲把我甩开,眼睛里是从未见过的疯狂。
  “姚菲,姚菲你知道吗?我……我喜欢你很久了。”
  声音潮湿到好像梦里无数次设想过,熟极而流的程度,听上去自然恳切。
  “你是不是醉了?”
  他回头,转身过去的头发汗津津地闪出一道悲伤的风华。高一:蒋家敏
相关推荐:
上一篇: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