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林嫂之死

作者:何艺发布时间:2021-07-20
内容简介:祥林嫂之死  远观之,此刻的鲁镇全然被包围在豆一般大的黄色灯光中,不时亦可闻得毕毕剥剥的鞭炮声,两旁人家中的灯火光芒徐徐... 如果觉得《祥林嫂之死》内容还不错,记得分享哦!

<祥林嫂之死>篇一

祥林嫂之死
  远观之,此刻的鲁镇全然被包围在豆一般大的黄色灯光中,不时亦可闻得毕毕剥剥的鞭炮声,两旁人家中的灯火光芒徐徐映射着。
  在大城市中,我虽见过比这更隆重﹑更盛大﹑更温暖的场面。但此刻的鲁镇依旧算得上是十分喜庆——方圆几十里的地方都可听闻“祝福”的声音,好不热闹——确不愧乎为“祝福”之夜。
  可是,依着祥林嫂的心思,这夜里终是安静的,嘈杂声不听的许多。她依是像看上去那样的平静,但窘涩的目光证明这不同与寻常时的平稳,而更多的合乎于呆滞﹑绝望﹑恐惧之意。
  朦胧中,祥林嫂已来到“家”中——与其说是家,不如于“窝”。自大四老爷家出来后,她便无处觅迹。她曾在鲁镇边上闲散着,想着离开这里,却又被一种无故的“眷舍”给牢牢锁住,抽身不得。于是看着荒野处一家裸漏破屋,也就将就着住下了。
  她想着这些“无关紧要”之事,忽的回过神来,端详着床前:“简单”却又“整齐”的“床被”前不只是被什么咬破,竟霍然悬着一个大口子。
  “也许是老鼠咬破的吧。”许久的平静后,她终于挤出一句话。
  但不知怎的,祥林嫂还是端详着那个口子,好似那是个有埋藏久远的秘密的洞一般。突然,她目光变的全然呆滞,进而眼窝也迅速窈陷了下去。她的双手不住的抽搐,又不知所措的狂舞起来,似是在竭力的躲避着什么。此刻,祥林嫂全身的绝望与恐惧已是暴露无遗。
  窗外,月光仍然平静,也同样平静的游入祥林嫂的“房间”。可是,祥林嫂早已失去心思来赏悦这些。她还是不停的挣扎着,脸色惨白配上恐惧而窈陷的眼神,活像一个死尸。
  也不知过了多久,祥林嫂的气息终于稍加平稳。可她惨白的面色依旧定格在过去,诉说着曾几何时的恐惧。
  “也许是老天对我的惩罚吧!”祥林嫂坦然冒出这一句话。但听得出,那声音中蕴藏着无限的沉痛与悲哀,还有十多年来不得舒展的疲惫。
  就像是久经不幸的人终于在见到希望后而感动的哭的一踏徒地一般,祥林嫂就这么失声痛哭了。不过她的泪水中饱含满着的是不同于前者的苦涩。她好想把自己多年来苦难所留给她的悲痛情愫就这么释放。但她也“深知”,这样的“壮举”定会惹得镇民们许久的咒怨。所以也就压着心思,在被下悄悄的哭了。
  整夜她就这样哭哭停停。一夜几十次,未免是常人的样子。哪料得有时段中,她竟让傻笑起来,两眼发痴,双颊亦如憨汉一般,嘴中也念念有词,却不知道在做甚。似是怒笑,又似苦笑,悲喜无常。
  天将亮时,四婶来到东家的亲戚处串门。不料,途经一片荒野,竟见得落魄不堪的祥林嫂。她的嘴微张着,目似瞑,意悲甚。身上盖着破败的茅草被,周围不时有苍蝇飞过。
  四婶回来时告知四叔此事,四叔知会祥林嫂已死。便长舒了一口气,心中的一块巨石不禁放下了。
  镇上的妇人们知晓后,也就不再谈论祥林嫂了;男子们也都是嬉笑而过。
  总之,镇上的人们对整蛊祥林嫂之事已失去趣味——想其一生如此,一时嗔夺,也就罢了。
高一:字文语博 徐磊

<祥林嫂之死>篇二

在古代,妇女地位低下,遭受三纲五常的迫害,无人幸免。在教材中,我与在人们“祝福”时死去的祥林嫂结识,她的命运让我为之叹息。今天,我要为祥林嫂讨回公道!
  初遇祥林嫂
  当四婶家缺女工时,卫老婆子举荐祥林嫂,四婶看她安分耐劳,就收留了她。当看到这里时,我还觉得四婶为人善良,可后来我才知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凡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
  赶走祥林嫂
  卫老婆子派人去劫走祥林嫂之后,她的婆婆却及时赶到,这真是无巧不成书啊!定是那卫老婆子从中作梗,收了她婆婆的好处,这还不够,吃着碗里的,还惦记着锅里的,将府中闹得沸反盈天,还死乞白赖的又举荐祥林嫂,一派阿谀奉承,坐收渔翁之利,典型的两面派,好一个一箭双雕!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将祥林嫂视为自己手中一颗棋子,把她当作赚钱的工具。祥林嫂之死与她脱不了干系,她就是凶手之一!
  丧夫丧子之痛
  婆婆为了钱财,将祥林嫂嫁到山里,可好景不长,天不遂人愿,她的丈夫去世了。后来,儿子阿毛又被狼叼走,她无依无靠,孤苦伶仃,走向人生的低谷!试想:若她的婆婆不将她嫁到山里,那么,她也可以在四婶家长久地待下去,也不至于最后落得个无家可归的下场!她的婆婆就是罪魁祸首,她就是凶手之二!
  再来四爷府
  这次,四婶又一次收留了祥林嫂。本以为祥林嫂从此可以无灾无难,可就在祭祀之时,四婶对祥林嫂百般嫌弃,嫌弃她手脚不灵活,这与之前看到的“初遇祥林嫂”可真是天壤之别啊!当祥林嫂提到儿子阿毛的死时,四婶又百般嘲讽,没有安慰她,使她的心灵坠入无比的深渊,不能从“丧夫丧子之痛”中走出来,这真是典型的“哪壶不开提哪壶”啊!若不是四婶三番五次提及祥林嫂的伤痛,一次又一次的揭开她的伤疤,她又怎会内心彻底崩溃?所以,她就是凶手之二。
  你们在祝福,可她呢?
  柳妈让祥林嫂去拜门槛,四爷百般嘲讽,把她当做外人,不让她说是自家人,柳妈还跟祥林嫂提及鬼魂的事情,这就是祥林嫂死时心中所想。祥林嫂拜门槛后,四爷嫌弃她死了当家人,又没了儿子,深受封建礼教制度的影响,四爷又赶她走,她走在大街上,回想柳妈的话,心里想着:我的阿毛,你在哪里?……她的死之后的归宿就是找她的阿毛,正是因为柳妈的一句闲话把祥林嫂彻底推向了死亡的深渊,她就是凶手之三。
  一个女人,就这样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她就是封建社会的陪葬品。在她人生坠入低谷时,没有人帮助她走出来,导致她深陷泥潭,就这样永远的离开了人世。
  她是卫老婆子的一颗棋子,她是四婶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劳动工具”,她是柳妈无聊时的消遣的玩笑,她更是封建社会的陪葬品。
  与今日相较,人人平等,妇女在家庭中的地位不可或缺,我们今日的人人平等实属不易,我们不能改变我们的命运,但我们应该努力地去帮助困难的人,帮助他们走出人生的低谷!
  愿祥林嫂在天之灵可以安息!
高一:卫菲雪

<祥林嫂之死>篇三

远观之,此刻的鲁镇全然被包围在豆一般大的黄色灯光中,不时亦可闻得毕毕剥剥的鞭炮声,两旁人家中的灯火光芒徐徐映射着。  在大城市中,我虽见过比这更隆重﹑更盛大﹑更温暖的场面。但此刻的鲁镇依旧算得上是十分喜庆——方圆几十里的地方都可听闻“祝福”的声音,好不热闹——确不愧乎为“祝福”之夜。  可是,依着祥林嫂的心思,这夜里终是安静的,嘈杂声不听的许多。她依是像看上去那样的平静,但窘涩的目光证明这不同与寻常时的平稳,而更多的合乎于呆滞﹑绝望﹑恐惧之意。  朦胧中,祥林嫂已来到“家”中——与其说是家,不如于“窝”。自大四老爷家出来后,她便无处觅迹。她曾在鲁镇边上闲散着,想着离开这里,却又被一种无故的“眷舍”给牢牢锁住,抽身不得。于是看着荒野处一家裸漏破屋,也就将就着住下了。  她想着这些“无关紧要”之事,忽的回过神来,端详着床前:“简单”却又“整齐”的“床被”前不只是被什么咬破,竟霍然悬着一个大口子。  “也许是老鼠咬破的吧。”许久的平静后,她终于挤出一句话。  但不知怎的,祥林嫂还是端详着那个口子,好似那是个有埋藏久远的秘密的洞一般。突然,她目光变的全然呆滞,进而眼窝也迅速窈陷了下去。她的双手不住的抽搐,又不知所措的狂舞起来,似是在竭力的躲避着什么。此刻,祥林嫂全身的绝望与恐惧已是暴露无遗。  窗外,月光仍然平静,也同样平静的游入祥林嫂的“房间”。可是,祥林嫂早已失去心思来赏悦这些。她还是不停的挣扎着,脸色惨白配上恐惧而窈陷的眼神,活像一个死尸。  也不知过了多久,祥林嫂的气息终于稍加平稳。可她惨白的面色依旧定格在过去,诉说着曾几何时的恐惧。  “也许是老天对我的惩罚吧!”祥林嫂坦然冒出这一句话。但听得出,那声音中蕴藏着无限的沉痛与悲哀,还有十多年来不得舒展的疲惫。  就像是久经不幸的人终于在见到希望后而感动的哭的一踏徒地一般,祥林嫂就这么失声痛哭了。不过她的泪水中饱含满着的是不同于前者的苦涩。她好想把自己多年来苦难所留给她的悲痛情愫就这么释放。但她也“深知”,这样的“壮举”定会惹得镇民们许久的咒怨。所以也就压着心思,在被下悄悄的哭了。  整夜她就这样哭哭停停。一夜几十次,未免是常人的样子。哪料得有时段中,她竟让傻笑起来,两眼发痴,双颊亦如憨汉一般,嘴中也念念有词,却不知道在做甚。似是怒笑,又似苦笑,悲喜无常。  天将亮时,四婶来到东家的亲戚处串门。不料,途经一片荒野,竟见得落魄不堪的祥林嫂。她的嘴微张着,目似瞑,意悲甚。身上盖着破败的茅草被,周围不时有苍蝇飞过。  四婶回来时告知四叔此事,四叔知会祥林嫂已死。便长舒了一口气,心中的一块巨石不禁放下了。  镇上的妇人们知晓后,也就不再谈论祥林嫂了;男子们也都是嬉笑而过。  总之,镇上的人们对整蛊祥林嫂之事已失去趣味——想其一生如此,一时嗔夺,也就罢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