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烦恼

作者:潘旺鹏发布时间:2021-05-27
编者按: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烦恼是无法避免的。古人云:人有三千烦恼丝,剪不断、理还乱,现在我就来说说我的烦恼吧。这次期末考试结束... 觉得《我的烦恼》写得不错,就继续阅读吧!

<我的烦恼>篇一

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烦恼是无法避免的。古人云:人有三千烦恼丝,剪不断、理还乱,现在我就来说说我的烦恼吧。
这次期末考试结束了,我觉得没有人会比我的心情更复杂了。每次考完我的心里总是嘀咕着考砸了怎么办。
成绩公布的时候到了。我颤抖着接过成绩单,总觉得那张看似平凡的纸十分沉重,而那鲜红分数总是能吓得我说不出话,但又总是提醒着我--妈妈又要念经了。
那夕阳就好似嘲笑我这平凡的成绩一般,笑得满脸通红。我紧握着这张烫手山芋一般的成绩单走得很慢,如同去自首的罪犯走在回家的路上。手心的汗已经把这张雪白的成绩单浸湿,虽然回家的途中总是紧张到被绊倒,但还是希望时间能停止在这一刻,这样我就不用回家受刑了。我祈祷着时间别过得这么快,但是它好像没有听到我的心声一样,依旧我行我素。
终于还是回到了家,妈妈二话不说,劈头就问:考的怎么样,成绩单呢?作文我犹犹豫豫地把成绩单递过去。当妈妈接过成绩单后脸色唰地变了,看着妈妈突然变阴的脸色我心道:坏了!你看看你,真是不让人省心,才考了这么点分。你看看XXX,考的年级第一啊,他妈妈都高兴坏了。你再看看你,你这成绩让我怎么往外说啊,我都嫌丢人..妈妈一直说个不停,我却无力反驳。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您赶紧说完,您这个紧箍咒我受不了呀,我也很努力想考好成绩的啊!
当月亮带着小星星露面的时候,我一看时间:天呐,都过了几个小时了,妈妈还在喋喋不休,我都听累了。硬着头皮和妈妈说了一句:妈妈,这都过了晚饭的点了,我好饿啊。妈妈听了这话,才停止了她那滔滔不绝的训话。
其实听了妈妈这么多的咒语,我也想了很多。这也是妈妈对我爱的一种表达方式,虽然现在的我还是半懂未懂的,但是我知道妈妈是对我抱了很大的希望的,她是希望我成才的。所以,这是爱的烦恼。

<我的烦恼>篇二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这句话我从小就已经真正领会到其中的含义了!
从小到大,我也一直是别人家的孩子,但好多人都不知道。可是问题是别人家的孩子家中也有更厉害的别人家的孩子。
没错,那个超级厉害的别人家的孩子,就是我从小到大的玩伴,我那青梅竹马的王同学。
王同学和我幼儿园、小学都在一个班里,大多数时间还在一个组里,而且正好他还在我家楼下住着,所以两家人就比较熟悉。
他一直是一个惹人注目的人。铜铃般的大眼睛,个子、身高都是刚刚好,皮肤白皙又细腻,我觉得他这辈子不当个女孩子都可惜了。
他很聪明,每一次的测试总是能取得很好的成绩。
还记得小的时候,每当放学,他的奶奶和我的奶奶就一起去接我们,然后就一起走着回家。
每一次,他都会把那打着一百分的卷子紧紧握在手里,见到每一个人都把卷子举得早早地让人看,仿佛那是什么珍奇异宝,生怕别人看不见。
而我虽说考的也不差,但总是比他差1、2分。以至于每一次回家吃饭的前半个小时作文,我总是在你看人家王同学每次都是一百分..,你就好好玩..,你一天就别用功..,你能记住啥..中度过的。
等到我们长大了一点之后,胆子也大了起来,我每天像一个假小子一样跟着王同学和其他人一起上蹿下跳,翻墙、捉迷藏,玩得不亦乐乎,有时都忘了回家。
每当一身臭汗,脸上带着一道道泥巴印回家时,耳边的唠叨又变成了:人家王同学什么都做得那么好,当然有资格玩..,你怎么就不能让我省点心呢?你学学人家王同学..。
别人家的孩子。--王同学这个阴影笼罩了我八年,一直是我最大的烦恼,但不知为什么我现在却无比的怀念这样的事情。
现在,我和王同学不在一所初中,我又是住校生,和王同学渐渐的也关系陌生了许多。
曾经的烦恼,却成了我现在的怀念,再也看不见男生、女生一起嬉闹的场面,再也听不见妈妈唠叨别人家的孩子的声音..本想自己会舒服一点吧,但一想起来却总有怅然若失的感觉。
我多么怀念,我想要再回到那个充满烦恼的时光!

<我的烦恼>篇三

你看人家吕文静身材苗条,学习又好,又细心,又温柔..啥都比你强,你要是能有她的一半就好了!那你叫她当你的孩子啊!你那么喜欢她,不喜欢我,当初干嘛生我,干脆把我扔掉不就行了吗!远远传来我和妈妈的争吵声。
唉--妈妈整天在我耳朵边叨叨:人家吕文静怎么着,人家谁谁又怎么着,我烦都快烦死了。什么时候才唠叨完啊!
外面的天气晴朗无云,而我的心里却是阴沉沉的。因为妈妈总是和我唠叨吕文静,为此我和她打了无数次的仗。吕文静是我大舅家的女儿,她小气、内向,不喜欢说话。妈妈说她细心,温柔,那是不了解她。不知道为什么家里人都向着她,干什么都像是我错了。
一次周末,我俩在家门口玩耍,恰好门前的那棵杨树挂满了杨絮,她突然心血来潮想爬到树上摘下来玩,一不留神拽下一根树枝,不偏不斜正好碰到我的眼睛,当时作文疼痛感立马传遍全身,我哇哇大哭。听到我的哭声,爸爸妈妈赶紧放下手里的活过来安慰我,发现我没什么大碍,不仅责备我不小心,反倒过去问她伤到没,还把我训斥了一顿,告诉我们以后千万不能再干这么危险的事了!我心里很是委屈,默默地揉着自己的眼睛。
那时候不知道该怎么办,偶尔向我的好朋友诉苦。随着我慢慢长大,渐渐地妈妈也不再经常唠叨别人的好了。有一次周末回家,无意间听到她跟爸爸在炫耀自己的女儿有多棒..终于听到妈妈的心里话了,原来我在她心里是这么优秀。以前的批评也只是想让我更坚强的成长。表扬和批评在人生的道路上不可缺少,正是有了妈妈的批评,我才会想更加努力让她看到我的进步,我才会做的更好。我突然想到以前学过的一篇课文《精彩极了,糟糕透了》,这也许是我成长中的糟糕透了,相信以后会是我的精彩极了!

<我的烦恼>篇四

这个周末对于我来说绝对是一场灾难。因为奶奶出去旅游,老妈回外婆家。这也意味着我要和老爸独自生活。在老妈临走前,我曾向她投去乞求的目光:你别们都走啊,至少留一个陪我说说话呗。可是她们俩还是一人拉个箱子逍遥自在的走了。
当天晚上的晚饭,我和老爸谁也不想动手做,便订了外卖。等外卖的日子真是度日如年,我坐在沙发上,老爸坐在餐桌边。他还是像往常一样把头垂的很低,手指在手机屏幕上不停的滑动,不时传来提示消息的声音,天花板上的灯光照着他的发旋,银白的灯光顺着发丝向外延伸。
空荡荡的房子里,没有人主动说话,我们好像都在等待对方先开口。这时,外卖来了,我仿佛得到了救赎,飞奔向门口。老爸,吃饭了。我向他喊了一声。他抬起头,向后仰了仰,发出清脆的咔咔声。嗯。他低低的应了一声便不再说话。我们都低头开始吃晚饭,这顿饭,我们俩吃的沉默,空荡的房子里只听见鱼缸里哗哗的流水声和筷子与碗触碰的叮叮声
我想起了小时候,那是智能手机还不普遍,我也还没有上小学,每次周末我们一家人就开着车在丹阳周边到处玩。今天去了茅山,我们不打算做缆车,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走山路,起初还是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表情,到了半山腰,我们就撑作文不住了,尤其是我,直赖在地上不肯走了。这时候,老爸就会把包递给老妈,趁我不备一把扛起我,我坐在他的肩上,因为害怕而闭起眼睛。却又兴奋的抓着老爸的耳朵,并且大叫。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就像一只鸟儿,带着初次拥抱蓝天的快乐。
茅山玩够了又跑去摘草莓。看着那一个个又大又红的草莓,年幼的我忍不住美食的诱惑,一边摘一边吃,一路摘到头,毫不顾及形象的打了个饱嗝,再看看篮子里,只有几个孤零零的躺在哪。这是老爸都会毫不留情的取笑我:快去称称重了多少斤,我好给人家钱啊!听到这,我又羞又愤的去拍他的手示意他别再讲了。
一顿饭就这样结束了。
之后老爸洗澡上床,我也去弹琴了,经过时,我看见他倚在床头,手中依然拿着手机。这让我想起了一组以前看过的照片,一家人坐在一起,人手一部手机,经过后期处理后他们的脸被拉长,一直延伸到手机里,仿佛手机是一个巨大的漩涡,而人们的所有表情都背着漩涡无情的吸进去,再也拉不回来,照片里除了微微发着寂寞的光的手机外,其他全的调成了灰白。
我想起了一句话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去不知我爱你。用在这则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想和你说说话,你,却在玩手机..

<我的烦恼>篇五

含羞的春阳轻轻的,从薄云里探出一丝柔和的光线,地上的人影,树影都显得微淡,路过的风景桃花开的稍稍早些,淡淡的粉色在和风中摆动,好像娇嫩的小姑娘,打扮的简单而秀美,天,是清明如玉,而我却开心不起来。
明媚春色中,我质问自己:你为什么不高兴?我的内心咆哮着,怒吼着,沉寂后开始不自觉地流眼泪。焦虑,蛰伤似的潜伏在暗夜,已经23。00点了,长期的停滞与循环往复的学校生活,竟培育了我沉沉的睡意,我的心是混沌一片:明天要考数学!语文要默写!今天要背单词..物理!对还有物理!我已没有时间去见那考过惨不忍睹的试卷了。不!不!不!家作.对了,家作还没写完,我干什么了?为什么还没写完,不..我不想写了,试图逃离到那让我心安的情绪中,可是我却不能够,理智控制着一缕清醒,它对我尖叫着说:你太差了!你要怎么样?你为什么不去追?这一刻,我可怜着自己,连自己的思想都不站在我这边,我想哭泣,但知道我的只有那书桌边死寂的黑暗。
理实与理想的距离让我如此焦躁不安,我想着努力..努作文力赢得优秀的成绩,老师的欢心,家长的称赞,同学的认可,可是我却一无所有。所以,我,便爱上了做梦,梦里那种芳香似的天然鸦片,让我为它沉醉,着迷,疯狂,虚拟的世界向我抿着嘴,我想睡下去,再也不回学校,觉得那是悲伤开始的地方,我似看到一双看不见的手拉开沉重的帷幕,帷幕后面却是深深的黑暗,似乎只有在夜深深的悲哀中,我的希望才能点亮。
我觉得自己丧了,不知何时,丧似乎成了我的也是社会的主流情绪,明天像车轮一样一遍遍的碾过,我,却一事无成,不甘心呐!我不甘心去面对梦的虚渺,不甘心落于别人之下,不甘心总是这么抱怨又不行动,我,不想做个空想家。
现在丧文化正像流行之风一样蔓延,是我病了?还是时代病了?抑或是现代生活方式制造了大范围的病毒,我不想这样了!我以温和而又坚定的声音对自己说:别对自己一下定过高的要求,抱拥黑暗,战胜黑暗,走出黑暗,春天已经来了..
相关推荐:
上一篇:我的外婆